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邮箱 微信
 
 
   
 
   
 
 
媒体报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媒体报道
 
 
我不想当英雄,但我是一名中医
来源: 时间:2020-04-17 23:30:36  
 

  来源: 襄阳日报

  疫情暴发后,我第一时间报名进入隔离病区。我并不想当英雄,这只因我是一名医生。

  子女无法照顾,只好托付给父母。我无法离开病区,只因我是一名医生。

  得知女儿摔伤,我接完电话后哭成了泪人。我不能离开战场,只因我是一名医生。

  我是襄阳市中心医院中医科的郑玲,一名“80后”中医。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我冲进战场,抗击病毒。这一切,只因我是一名医生,这是我的职责。

  老公“落选”我“中签”

  一个多月过去了,老公改变了对我的看法:“你不是弱女子,而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1月22日,医院首个发热病房招募志愿医生,我和老公双双报名。我在中医科,他在妇产科。最终,我“中签”了,他“落选”了。

  作为一名中医人,我很有底气:2003年抗击“非典”,中医药起了关键作用。新冠病毒、SARS同为冠状病毒,中医药将再度挥剑向前。

  随着新冠病毒被剥掉层层伪装,它的真面目越来越清晰。在此期间,虽然治疗方案不断更新,但每版均突出了中医药的重要性。

  2月1日,我和同事翻阅大量报告,查阅中医治疫病相关文献,全面分析该病的机理后,很快推出了中药预防方剂。之后,这些方剂迅速发放给一线医护人员。

  2月1日至2月13日,我进入发热病房,负责为130多名患者实施中医药干预治疗。

  上午8时进入病区,中午12时开药,晚上8时下班……每天出入于不同的病区,收集发热患者的详细资料,比如询问服药后的感觉、大小便的情况等。每一天,我都感觉很充实,特别是看到患者一天天好转。

  中医疗效口口相传获“点赞”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即一人一辨证,一人一方药。中医科多次与医务科、药房、信息管理处等部门沟通,经过部门间密切配合,很快就实现了“一人一方”治疗策略。

  刘女士,29岁,是一名怀孕13周的孕妇。2月13日,她因确诊新冠肺炎入院。

  为避免西药对胎儿产生不良影响,刘女士要求使用纯中医药治疗。当时,我告诉她不必太过焦虑。

  保胎+治疗,全程中药汤剂扶正固本。5天后,刘女士的症状逐渐消失,8天后就达到了出院标准。

  出院前,刘女士发来了短信。她写道:“千言万语无法表达谢意,但我还要说声‘谢谢你’!这次治疗,让我对中医学心生敬意。”

  一个、两个、三个……经过中医药治疗后,越来越多的患者达到了出院标准。

  此外,从2月13日起,为方便患者反馈问题,我深入病区挨个添加微信,在不同病区组建了5个“中医咨询微信群”。

  发布舌苔照片、写下不适症状、提出各自疑问……每天,微信群格外“热闹”。每天,只有解答完大家的问题,我心里的大石头才能落地。

  繁忙的工作,让我有时候汗流浃背,有时候错过了就餐时间,但看到一路同行的战士,我会忘记疲惫与饥饿;看到患者病情好转、康复后的笑容,我甚感欣慰,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

  战疫背后的偷偷哭泣

  面对患者,我不仅仅是一名医者,还是一名乐观的开导者。但事实上,我也会偷偷哭泣。

  战疫前,我将家中大宝、二宝托付给了母亲。2月中旬,一通视频电话,让我乱了阵脚,视频里1岁女儿的左眼磕到了桌角,出现了一个长约一厘米的伤口。当时,我的鼻子一下子酸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打完电话后,我一边开药,一边小声抽泣,心里充满了对孩子的愧疚感。

  思念加上心疼,我当天彻夜难眠。我不能离开岗位,因为我是一名一线医生,一名一线中医。

  随着疫情的发展,中医科病房的住院病人逐渐减少,科室也有了更多的力量直接参与到一线救治中。按医院工作要求,我下来轮休,到宾馆隔离休息。

  刚接到撤离通知时,我真的不太愿意,那么多并肩战斗的同事还在一线忙碌,而我身体无恙,还能坚持。

  最终,我服从了安排。在隔离的日子,除了和家人沟通,我最关心的就是关于疫情的消息。当看到很多省、市新发病例归零时,我的心里尤为激动。

  虽然我隔离了,但中医抗疫一直没有停息。我们科室的中医人都不顾一切地冲到了战疫一线,他们用奋斗与担当,阻挡死神,与病毒抗争到底。

  做最美的逆行者,不是不怕,疫情之下,谁能过幸福的生活?我们的付出只为大家能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

  杏林深处,花蕾萌动,狂风暴雨过后,定会开出最美丽的花朵。

 
 
 
 
  Copyright@2006 www.satcm.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工体西路1号 电话:59957777
版权所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ICP备案:京ICP备16052956号
京公网安备11931045028号  网站标识码:bm73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