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邮箱 微信
 
 
   
 
   
 
 
媒体报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媒体报道
中医为我赢得“601好医生”美誉
来源: 时间:2019-07-05 14:36:36

  我原名李好仁,1943年生于山东潍坊。小时候,舅父是当地名中医,经营中药铺,这使我耳濡目染,对中医产生了兴趣。

  1958年夏,我中学毕业后考取了山东省临朐卫生学校。在校期间,我受到了名中医马中山老师的培养,这为我奠定了中医理论和临床基础。

  1961年,从卫校毕业后,我先后在县医疗大队、公社卫生院、卫生所从事中医工作。在日常门诊、病房医疗过程中,我深感自身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的不足,又于1965年夏考入山东中医学院。

  毕业后,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利用业余时间系统地钻研了《医宗必读》《濒湖脉学》《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经典中医著作,加深了我对中医理论的认知和理解,临床能力与日俱增。

  十年“文革”结束之后,在中医后继乏人、后继乏术的严峻形势下,卫生部、国家劳动总局发布《关于从集体所有制和散在城乡的中医中吸收一万名中医药人员充实加强全民所有制中医药机构问题的通知》,旨在从全国范围内,通过考试,选拔招募一万名中医各科医师,充实到中医队伍中来,以壮大中医力量。我有幸报考了吉林省300名中医师选拔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被录用为中医内科医师,分配到原吉林省浑江市苇沙河医院从事中医工作。

  清楚地记得1979年冬天的一个上午,一王姓少年被马蹄伤鼻面,上嘴唇被踢裂,上腭骨损伤,满脸流血,嗥嗥痛哭,情势十分紧急。其父急忙邀我到场诊治,我当即用一张报纸剪了一个洞,当作消毒巾罩在伤儿面部,用白酒洗净了伤口,止住了血,为伤儿实行了缝合,使其脱离了险境。后经十余天预防感染、活血化瘀中药治疗,伤儿得以痊愈。拆线后,伤儿鼻唇处仅仅留下轻微伤痕。一家人万分感激,临春节时还送我4包饼干、一筐萝卜。

  同年腊月,一周姓老人因上山砍柴,路经一狭窄沟路时,巧被滚落下山的圆木砸伤左足,当场足背崩裂,血如泉涌,昏倒在地。待我赶赴现场时,老人已是面色苍白、汗出如洗、肢冷脉伏……我立马让其家人熬了人参汤,叫老人喝下,并迅速剪开老人伤足的鞋子,清创止血、予以缝合,后经1个多月治疗,老人奇迹般的痊愈。待过春节老人家杀年猪时,还送我5斤猪肉和他亲种的两个葫芦瓢。

  1983年春,我从地方卫生院调往“吉林冶金地质勘探六O一队”担任野外随队医生。除服务本队职工、家属之外,也为当地乡民服务。那时,当地医疗资源落后,我的中医能力得以大显身手,为周围患者解除了不少痛苦,赢得了“601好医生”的美誉。1987年,经考试合格,我被晋升为主治中医师。期间,我于《辽宁中医杂志》《健康报》中医专刊等医学报刊,先后发表文章18篇。

  1989年秋,我被调往“冶金地质勘探六O六队”,被吉林省通化师范学院聘为中药培训班教师。后来,我当选为政协通化市第三届委员。此后,我先后连续多次提交了我对中医药事业的提案。其中,“中医应尽快立法”“中医应当走院校培养、以师带徒、自学成才相结合之路”等等观点,得到各级政协的重视认可,及相关部门的满意答复。

  1995年,经考试、答辩、论文等程序,我晋升为副主任中医师,随后被批准开办中医诊所。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中医药事业突飞猛进。对此,我感到无比欣慰。作为一个50年职业生涯的中医人,我仍在用岐黄之术为炎黄子孙服务,这就是文化自信!

  2018年5月,通化市中医管理局根据国家《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文件精神,让我接收了两名中医学徒,我非常高兴。根据相关规定,我规范制订了教学规划,以中基、中诊、中药、方剂为基本教学内容,采用“一对一”“手把手”教学方式,经过严格的理论学习和临床实践,两名中医学徒通过考试合格,成为名副其实的师带徒的中医师,实现了我中医传承的梦想。(李祖初)

 
 
 
 
  Copyright@2006 www.satcm.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工体西路1号 电话:59957777
版权所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ICP备案:京ICP备16052956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50005号